Tuesday, January 6, 2015

假裝



我以為我抓著的是有你的世界,原來我只是路過你的世界。

如果你要離開,請別叫醒正在裝睡的我。
這樣一來我可以假裝你還在,或是假裝不知道你早已離開。

一早已成的定局,我假裝這一切太突然。
明明就是一個人不斷回首,另一個人卻微笑著揮手道別。
不准掉眼淚,因為這是自己放棄掉眼淚的機會。

我往回走,你朝未來走。
這份寂寞我會一個人享用,連你的份也吃掉。
聽說你依舊安好,誰都不准打擾這一種安靜的距離。
進一步就是退,退了一步以後就是離開你世界的邊緣、或是隔絕,於是我寸步不移。

他日聽見對方的消息會沉默,但會假裝不在意的方式去關注。
或許是一種有始有終,對『曾經』的尊重。

我不喜歡在夢境裡出現自己熟悉、好久不見的對象。
我會想念,我會懷念,我會想要回到從前。
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的桌椅隔著一條街的距離,我假裝一整年不認識你。
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自己愧對那位同學的關心,因為我假裝不在乎,一過就好幾年。

我清楚那不是愛,那是一種對青春的依戀。
也感謝因為自己成了一次壞人,所以更對自己的感情認真、專心。
照片裡兩個人笑得多甜,我是多麼祝福,沒在假裝的祝福。

我揮手,然後說再見。
再一次地證明小時候不能信誓旦旦地說愛了,而是推開學會長大。
因為長大才能給予承諾,擔起責任。
沒有開始,所以說再見的時候才不會感覺心的碎裂,或是掉眼淚的衝動。
遺憾,太早遇見這麼好的一個人。

有些狼狽,我收到他給我的『要過得比我更幸福』這句話。
他做到他給我的祝福,我卻還在等待。
也因此,我相信未來的那個人還在找著我,所以我不難過。
我始終堅信,我會兌現這個祝福的。

這是偶然的回想,然而我好好地醞釀了。
有些我曾經說不出口的美夢、感受,我想要好好地讓它們喘息。

要笑,因為這樣最美。
回憶,或是距離。


我只是假裝我還未長大,然後沉溺。
-------------------------------------------------------------------------------------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抽離


熄了燈,卻怎麼樣也關不掉那個躲在暗處一直在吞噬著自己的孤獨感、或是自己。

時間總是殘忍,燈亮起時必須離場。
就像舞台劇演員一般,在劇場裡讓觀眾看見自己活成另一個人。
已經變了另一個人,然後自己要學會如何抽離。

觀眾會給予掌聲、歡呼,卻給不了抽離的勇氣。
空無一人的椅子提醒自己,是時候要離開這個其實不屬於本人的地方。
任性地佔據,卻一再證明自欺欺人。
其他人並不會給予憐惜的慰藉,只會認為這是演員應有的本事,就是抽離。

愛情亦是如此,我們遇見不同的人就會變成不同的自己。
或許撒嬌的、霸道的、包容的、寂寞的,都會讓自己活成另一個人。
這是讓對方指責自己『變了』的證據,無從抵抗。
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不再是對方喜歡的自己,不再是自己的自己。
另一個人,不都是深愛著對方的自己嗎?

聽到電台,有一個女生因為無法承受總要自我抽離劇中的角色,於是選擇離開劇場。
每遇到一個很適合的劇本,總希望自己一直成為那個角色。
旁人的不認同、不理解、不明白,足以讓自己徬徨。

活成另一個人,這是演員們很棒的本領。
但是在兩個人的關係裡,從前的壞習慣都被自己隱藏住、只讓對方看見美好的。
這樣好累,除了抽離之外,還要學會隱藏。
某個時候發現,關了燈剩下的只有黑暗,已經沒了自己。

我明白,這是恐懼。
什麼時候會變成只有恐懼,日復一日的自我抽離得來的結果只有恐懼。

全劇終,燈亮起,空無一物,只剩下自己。
環顧四周才驚覺自己和身旁的一切格格不入,然後拼了命想逃。
就如愛情,要求離開的或許是被不要的。

對方沒開口,但早有打算。
自己很明白這個劇本不需要繼續演下去,所以開口。
被不要的是自己,於是轉身離開。
被不要的,要學會如何抽離。

抽離,這一場不再需要自己的戲。
還有你。
-------------------------------------------------------------------------------------

Monday, November 3, 2014

時光沙漏


點點滴滴逝去的不是回憶,而是我們再也無法緊握的昨天,我們稱之為曾經。

在這個空間裡,我們學會擁抱友誼、學會喜怒哀樂、學會推開現實層面的複雜。
種種的任意妄為總是會被原諒、被包容、被修正,也在這一天被迫卸下孩子氣的那一面。
我們終究長大了,長大的那一天就要學會如何告別。
告別,你明白告別的含義嗎?

離歌四起,眼淚再也隱藏不住。
當我看見熒幕裡的文字正在肆意起舞、身邊的人搭著肩唱著畢業歌,這才清醒過來。
我多麼不想說再見、我多麼希望能夠繼續任性....。
擁抱是很有力量的工具,它打破語言、打破距離、打破冷漠、打破恐懼,只為給彼此溫暖。
沒想到給對方溫暖的這一天,就是畢業的這一天。

或許在那遙遠遙遠的未來,我們被雪白染了髮。
再也記不起曾經坐在身旁的那個男孩或那個女孩叫做什麼名字,但我會記得那份回憶。
共同擁有的綽號、秘密、心事、煩惱,可能化為塵煙一般的小事,但全都是最重要的小事。
用力記住,所有關於我們的一切。

因為要寫今年的畢業歌,我提早體會了畢業的感受,躲在家裡不停地彈著吉他、不停地哼唱。
我找不到離別的感受,更準確的說法是我不願意體會離別的滋味。
細讀高三文愛寫給我的祝福卡,將一張張的照片都翻閱了、也記住了每一張笑臉。
於是我寫下了歌詞,也將情緒填滿整首曲子。

當最後一顆沙子落下,我們就要說再見。


歌曲名稱:時光沙漏
詞、曲:雨庭

期待下課的鐘聲    變成歡笑聲
揮霍最快樂的片刻
陌生到熟悉    走過許多回憶
點點滴滴    全都記錄在心裡

我們相聚在這裡    始終要分離
在這短暫的歲月裡
這一趟旅程    感謝有你陪著
讓這一刻    變成永恆

不要哭    我們記住這一天
牽著彼此的雙手當作承諾
不放手    讓回憶流進時光的沙漏
一起走過    才有感動

說再見    說好下一次相見
約定彼此的友誼一直不變
淚流過    才明白一切多麼珍貴
看著時光沙漏    彼此想念

期待再相逢    老朋友再見



最感動的是我聽見很多人唱著我的歌,於是眼淚更不爭氣地一直落下。
我們擁有同一份感受,一同走過這一趟旅程。
一起歡笑、一起流淚、一起嬉鬧、一起奮鬥、一起說再見。

全劇終,我們要前往下一趟旅程了。
好不容易說服我自己終於畢業了、自由了,但過往的美好又來侵襲我了。

如果你也捨不得說再見,那就請你將有我的回憶放進時光的沙漏裡。
下一次相聚的時候,別忘了和我一起細數曾經。
青春期有你們的足跡、真好,認識你們、真好。
感恩一切,我是090694鄭伃庭、雨庭,我正式高中畢業了。
:)
-------------------------------------------------------------------------------------

Monday, August 18, 2014

給我勇氣


OK繃遮住痛,要把蒼白都填充。
勇氣、惶恐,我要用哪一種面對他一百零一分笑容。


今年算是經歷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風雨,有喜劇收場的、也有悲傷結尾的。
閉上眼睛細數,才發現回憶早已多不勝數,而我有些記憶模糊。
很多時候回憶並沒有皺摺,而是情緒賦予了它。

不要想著贏,想著不能輸。
這絕對是今年最讓我有勇氣的一句話,因為沒什麼會比自我放棄更糟的了。
在每次經歷體力透支的時候,想著這句話我就一鼓作氣繼續把手頭上的東西完成了。
雖然常常會在頭腦問自己,每次都要體力透支了好幾遍才能完成的那些大小事物就叫夢想嗎?

是吧,好具體的同時又好抽象。

自己在夢想清單上list了好多項目,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完成了。
過程有好多歡笑,也有好多眼淚。
但最讓自己挫敗的應該就是文娛晚會的那一首歌,真的讓我傷了又傷。
多數都是美好的,但我想最快樂的事應該就是今年認識了好多、好多很棒的人。

傷了又傷,這個舉動總是重複上演。
希望這個世界有一種魔法叫做隱身術,能把難堪不已、遍體鱗傷的自己給藏起來。

開始不再對感情抱著天真的想法,或許坦白只是讓關係有個良好開始而已。
看了好多好多情侶在這個時期分開,這才發現我們這個年紀只適合談情、不適合說愛。
踮起腳尖想要找尋愛,但只有黑壓壓的人群。
看著明明還在意、卻只能裝作不在乎的那個人,更是讓心像洋蔥般一片片剝落。

嘴裡念著說早已過去了,但自己很清楚自己還很在意。
其他人的陪伴也真的只能是陪伴,因為自己深深地明白無法太依賴。
放下,早已放下了,只是忘不掉。

很多歌是眼淚定時器,一打開就無法克制了。
就連寫歌時也不想再寫情歌了,好怕、好怕,好怕自己又不爭氣地陷入。
很佩服那些感情經歷過風雨的人,很快就可以振作起來投入下一段。
但無所謂,我可以慢慢地去尋覓更適合自己的人。

於是,我讀著一本張小嫻的書「我可以不愛你」。
好多感悟在心裡,我想我得到了某些答案。
愛一個人,希望他過更好。

下一個大型的活動就是今年的最大挑戰,舞台音樂劇比賽。
不,最大的挑戰是統考。

學術培訓營的營歌寫完了,接下來就是畢業歌和班歌了。
請賜給我更多的時間和更健康的身體,讓我更有勇氣去面對。
無論是生存、或是生活,請加油。

我,還是喜歡這個只有文字的世界。

-------------------------------------------------------------------------------------

Wednesday, May 28, 2014

怎麼愛


回憶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住在回憶裡的人總是不經意地出現、於是世界崩塌。


時間的粗糙,讓我們來不及回到過去、也匆匆到了明天。
很慶幸緣分很眷顧每一個人,紅線隱形了彼此的情感但也透明了彼此的愛意。
不應該害怕失去,應該害怕的是失去了卻不肯清醒。

心裡理想的那一個人的身邊,總是難以到達。
我經歷過的兩段愛情,帶給我的傷痕和美好都截然不同,但同樣讓我長大了一些。
照片褪色了,笑容也消失不見了。
思念偶爾會感到疲倦,但夜空裡的空洞似乎在提醒著自己別再淪陷了。
自己把每一天都活得很快樂,但總覺得缺了一塊。

天造地設般的一對戀人在最甜蜜的時候結束了關係,令人訝異也惋惜。
身邊出現了好多分開了的戀人,為什麼結局總是會有缺憾?
我明白,所以我沉默。

我很喜歡太陽花的燦爛,也曾有個人說我就像是他的太陽花。
殊不知我只是難以緊握、流逝在指縫間的一絲絲陽光,存在但不實在。

好疲倦,似乎早已不懂得該怎麼去愛一個人。


歌曲名稱:怎麼愛
詞/曲:雨庭

某天,我走進長長的人龍。
原來對的人往往都錯過。
找啊找、才發現彼此的臉孔,
太相似而無法相容。

轉個圈、緣分依舊撲了空。
然後,我又一個人蹉跎。
或許吧?幸福只是離家出走,
但是我卻無力承受。

愛啊、愛啊,
層層甜美,帶著絲絲的傷痛。
揮之不去、又如影隨形,在每個夜裡。

愛啊、該怎麼愛啊?
什麼是愛,始終找不到解答。
下一個人如果看見我,請擁抱我。

我忘了,該如何習慣寂寞;
也忘了,怎麼將生活填充。
走啊走、直到自己走不動,
因為藏著回憶,太多....。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歌詞裡加上了標點符號,但就是很自然地隨著文字一起出現。
這首歌與其說是歌詞,倒不如說這更像自己心裡的話。

好久沒有好好坐下來打字、喘息。
也因為這樣,自己似乎已經習慣了空蕩蕩的網絡世界。
手機總是安靜、line whatsapp Facebook也看穿我的難過所以也保持沉默。
這樣也好,沈澱自己的心情。

該睡了。
晚安,不平靜的夜。
-------------------------------------------------------------------------------------

Monday, May 5, 2014

讓夢起飛


夢想所害怕的不是全世界的孤立,而是自己輕易的放棄。

每一年的五月都是特別銘心刻骨,不管是哪一年都會讓我傷痕累累。
黑色的五月、灰色的五月、藍色的甚至是再也無法分辨是什麼顏色的心情。
嘴裡一直說著:只要還有機會努力,那就不要放棄。
可是有人知道這種耐力被現實給消磨殆盡的感受嗎?一直一直往前跑,得到的卻是唾棄。

對於創作,我一直抱著很樂觀的態度去寫。
只要有人聽,我願意一直一直一直寫下去,把我的故事成為音符、文字。
一碰上問題,難受的是我感覺我的團隊並沒有給予我信任和支持。
而我從來堅持的不是自己要表演,而是我寫的歌是要由真心喜歡我的歌的人唱出來。

流言蜚語我總是默默承受,我也無從抵抗。
我也很用心地消化他人的意見,成為茁壯自己的養分。
但耳語成了刺傷他人的武器,我也只能保護自己。

讓,夢起飛。


歌曲名稱:讓夢起飛
詞、曲:雨庭

經歷風雨的時候    讓眼淚學會掙脫
日子潮起潮落    如果逆風    那就別管那麼多

趁自己還有衝動    轟轟烈烈做個夢
在自己的天空    創造屬於自己的感動

當你說    你會害怕做夢
害怕一切會落空
但我想說    有我陪著你走
讓夢想裝上翅膀

我要勇敢飛往    夢想的殿堂
不管會不會受傷    不管會不會失去方向

我要勇敢飛往    夢想的殿堂
讓夢起飛去翱翔    讓努力證明一次
自己也能發亮


情緒總是會遮蔽雙眼,而我清楚知道其實身邊會有一群了解我的人。
遊戲規則總是殘忍,愚昧地以為玩音樂就是如此簡單、如此快樂,但我錯了。

對於任何的批評指教,我可以很樂意地接受,甚至努力去做得更好。
再難聽的話我也可以忍受,但我並沒有任何理由去承受你的謾罵。
我向來都很尊重所有持有夢想的人,也很尊重所有優秀的人。
那我呢?沒人給我相等的尊重。

無所謂,我只堅持著一件事。
我的歌,我只會給真心喜歡、懷抱夢想的人去唱。
如果你不喜歡我,我無所謂;如果你不喜歡我的歌,也請你別唱我的歌。
這樣一來,我只會認為我的歌越來越廉價。
當你在唱我的歌時,我很疑惑你是抱持什麼心態在唱?
真是委屈你了,還要裝作很開心地去演繹這首歌。
我知道我並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但我知道唱歌就是快樂最重要。
對於妳的咄咄逼人,我並沒有給你不好的回應。
甚至我還靜靜聽完了所有的意見,那妳呢?
我感受到的只是強烈的鄙視,或許妳比較專業吧。

這是唯一的一次,也是僅有的一次。
我希望身為創作人的尊嚴,我自身可以捍衛。
如果不喜歡,就別唱。

這種流言蜚語如果不曾走過,是很難深刻地體會這一切有多麼難熬。
嘴巴是他人的,不必去管、因為也避免不了。
我知道你語句中對我的鼓勵,但這一次我真的很難很快地振作起來。
我也懂你很為難,你所提出的意見出發點固然很好,但時間點不對。

對於這個誤解,我相信再怎麼解釋也是徒然。
但我想堅持一件事,我並不是你們口中的自私。
你們需要做出的考量很多,我也明白,但我也只是很單純地希望紛爭可以結束。
於是,我做出妥協。
不管怎樣,我也清楚你們的本意。
並不是生氣,而是知道彼此都很為難,因此難受。


無聲勝有聲,但這一次我不想再沉默。
-------------------------------------------------------------------------------------

Wednesday, March 26, 2014

純粹


愛追求到最後只剩零碎,我們也只能選擇和幸福擦肩。


我不喜歡今年的3月份,接二連三的悲劇總是在上演。
人類總是貪戀著永無止盡的一切一切,在無花果樹裡尋花。
許多張渴求美好生活的臉,也被現實給速食了。
我無法勾勒那美好的景色出來,但我知道只有改變現狀才能更好。

真相被包裹著欺瞞,但這次是連小孩也無法被矇騙的理由。
我又再一次的對這個政府的處理手法感到失望徹底,就連國外也開始揭開我國的瘡疤。
撇開任何一方的對與錯,此時謾罵成了溝通的方式了嗎?
利用文字成為武器,像用不完子彈般毫無節制地刺傷一個又一個無罪的人們。
人類也只剩下這點方式了嗎?我無語。

此時的世界就像崩裂了的拼圖,四分五裂地拼湊在一塊。
每一個版圖都不可或缺,甚至是缺一不可。
但互相扶持的背後也成了互相打壓著,只希望烽火早日熄滅。

早日恢復起來吧,無論是自己還是世界。
明白了更多就更要振作起來,人類需要感情的聯繫也是因為容易感到脆弱。
脆弱的時候,總是渴望被看見。

此刻,我也回到了文字的窩。

很純粹,希望情緒能夠寄託在更適合的地方,而不是長住在我腦海。
我不喜歡揮之不去的感覺,就像夜裡的蚊子嗡嗡作響的討厭。
反复地聽『近未來』,情緒總有無以名狀的時候,但無法釋然地向情緒告別。
寂寞已老,我已屬於黑夜。

兩個人就是兩個世界,我很晚、很晚才發現。
學著體會,學著釋懷,學著長大,學著相信,學著愛。
或許,分手後不做朋友比較好。
這樣我就不會惦記著自己還藏著一絲的念頭,也不會在輾轉難眠的夜裡偷偷流淚。
即使偷偷想起了,也不會讓別人看見了我的眼淚,更別說他。

很純粹的,今晚的情緒無以名狀。
很純粹的,想要打一篇文章抒發。

純粹,想睡了。
祝,好夢。
-------------------------------------------------------------------------------------